汉口情景

编辑:遗迹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04 19:57:02
编辑 锁定
《汉口情景》是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一本书,出版于2014年9月。
中文名
汉口情景
作    者
池莉  
出版社
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
 出版时间
2014年9月

汉口情景图书信息

编辑

  书号:978-7-5399-7573-3
  定价:45.00元[1] 
出版社: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汉口情景内容简介

编辑
本书题为“汉口情景”,由著名作家池莉精选5部中短篇小说,分别为《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》《你以为你是谁》《汉口永远的浪漫》《生活秀》《她的城》,首次合集出版。其中《她的城》为池莉发表于2011年第1期《中国作家》的中篇小说,后出版成书,皆为节本,2013年10月池莉还原全本,由之前一个类似女性励志的故事还原成一段格外小心翼翼、极为克制、特别隐秘、超敏感和柏拉图式的中国式女同性恋的故事,首度亮相。
本书装帧上采用精装布面、烫银设计,由著名青年设计师、设计过韩寒、郭敬明等大量畅销书作家作品的余一梅操刀,封面主图案为池莉亲自建议的武汉特有的汉绣作品,由设计师仿汉绣手绘而成,整体设计高端、大气,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。

汉口情景作者简介

编辑
池莉,当代著名作家,现任武汉市文联主席,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,全国人大代表,政协武汉市常委。20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。80年代末的《烦恼人生》、《不谈爱情》、《太阳出世》人生三部曲为中国小说新写实流派发轫之作。多年来有电影电视连续剧话剧京剧楚剧以及法国舞台剧,不断改编其作品,如《来来往往》、《小姐你早》、《你以为你是谁》、《生活秀》、《云破处》等。现主要作品见:《池莉经典文集》(九卷)。另有散文集《老武汉》、《怎么爱你也不够》、《熬至滴水成珠》、《来吧孩子》等。历年来获各种文学奖70余项。有法、英、西班牙、日、德、韩、越南等国家不断出版其作品。

汉口情景目录

编辑
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
你以为你是谁
汉口永远的浪漫
生活秀
她的城(全新修订首次出版)

汉口情景试读章节

编辑
她的城
1
这是逢春的手,在擦皮鞋。
2
这还是逢春的手,在擦皮鞋,十五分钟过去了。
3
蜜姐瞥了一眼收银台上钟,瘦溜的手指伸过去,摸来香烟与打火机,取出一支烟,叼在唇间,噗地点燃,凑近火苗,用力拔一口,让烟雾五脏六腑绕场一周,才脸一侧,嘴一歪,往旁边一吁,一口气吁得长长的不管不顾,旁若无人。
蜜姐是逢春老板,开着一家不大的擦鞋店。
蜜姐眼睛是觑的,俩手指是黄的,脸是暗的,唇是紫的,口红基本算是白涂了,只是她必须涂,觉得女人出来做生意就是要这样子。就这,一口香烟的吞云吐雾,蜜姐当兵的底子就显出来了。要论长相模样,蜜姐也算清秀,却再清秀女子,军队一待八年,这辈子就任何时候往民间一坐,总是与百姓不同。蜜姐说话笑呵呵热情嘹亮;待一急起来又立刻目光森冷眉毛倒竖一股兵气伐人。国家经济改革开放初期,蜜姐在汉正街窗帘大世界,做了十年窗帘布艺生意,批零兼营,兴旺红火,闭着眼睛都瞎赚钱。但是对蜜姐来说,最主要不是赚了钱,是人生又锤炼了一回。汉正街是武汉市最早复苏的小商品市场,做生意的尽是些绝望而敏感的劳改释放犯和被社会抛弃的闲杂人等,与他们竞争和拼搏,那是要心眼要胆量要本事的。蜜姐就这样炼成了:她是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、胆大心细、遇事不慌、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,活活一个人精。所以蜜姐脸面上自然就是一副见惯尘世的神情,大有与这个世界两不找的撇脱与不屑,做小生意好像也很大,不求人的。在汉口最繁华的闹市区,只开这巴掌大一擦鞋店,怎的过日子?蜜姐自是每一天都过下来了,分分秒秒都有掂量有分寸,不是一般人能够晓得的,也没可说。
4
蜜姐又瞟了一眼收银台上的钟:二十分钟过去了!
逢春还撅着屁股,陀螺一样勤奋旋转,擦着那双已经被她擦干净了的皮鞋。
“他妈的!”这三个字,无声却狠狠掀动了一下蜜姐的嘴唇。许多时刻,人总得有一句解恨的口语。不代表什么,就代表解恨。武汉人惯说“个巴妈!”或者“个婊子样的!”。蜜姐16岁就当兵了,在部队就惯说了国骂“他妈的”。
就逢春擦的皮鞋来说,的确,是一双顶尖好皮鞋,蜜姐看得出来这货色不是意大利原产就是英国原产,可那又怎么样?他妈的,这单生意也还是做得时间太长了!
“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——这是蜜姐的警句格言之一。警句格言与粗口国骂,都是军队培养出来的,蜜姐很喜欢。时间的确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:比如爱情。又比如擦鞋。擦鞋比爱情更容易说明问题:五年以前擦皮鞋,都要替顾客解鞋带的,角角落落和缝缝隙隙,都是要一一擦到的,手脚再麻利也得七八上十分钟。随着物价飞涨,前进一路批发的鞋油,最普通的,3角钱涨到了3块钱,分分秒秒地,市面万物都在涨价,没道理的是,擦鞋店却不能涨。六渡桥那边的瀚皇店擦鞋店想涨到五元,人们就愤愤地,说“你不是那个沈阳一圆擦鞋服务公司的连锁店吗?连锁来武汉,本来就两元了,还涨!”好像擦皮鞋就该尽义务似的。他妈的,这就是民意。
民意在许多事情上就是刁蛮但它就是很难违抗。那么就凭你刁蛮好了,蜜姐顺应就是,蜜姐不涨价,坚持两元不动摇。她傻呀?她不傻。人们怎么就不明白,天底下只有买错的没有卖错的。蜜姐可以明不涨暗涨啊。也可以擦皮鞋不涨,擦其他任何鞋都涨啊。还可以用文字游戏涨啊。顿时,不叫擦皮鞋了,叫“美容你的第二张脸”。休闲鞋旅游鞋类也不叫擦了,叫“养护你的立足之本”。就一双简单到几乎是拖鞋的凉鞋,蜜姐一见就可以拍案惊奇,夸道:“哇,好精彩的鞋,好个性化!你这鞋需要个性化美容,必须的哦!”就这一句,肯定搞定。一番“个性化美容”之后,你说五元她也付,你说八元她也付。若不付,那她自己都要面孔涨红下不来台的。流行时尚就是一个店大欺客的东西,大凡喜欢在繁华闹市逛街的人,不怕多付三五块钱,就怕别人看自己老土。现在做生意绝不再是什么“质量是生命,信用是根本,顾客是上帝”,是玩概念、玩时间、玩顾客了。把以前擦三双的时间变成擦六双,把以前的一盒鞋油变成六盒鞋油,不就是赚了?并且眼见得进出店子的人多了,人气就高起来。人都是人来疯,把人搞疯就赚钱,这一点绝对。
蜜姐唯一的问题在于:她是老板,她不亲手擦鞋的,时间不掌握在她手里,要靠全体工人的灵活机动。
“嘿,都给我听好了:必须时时刻刻掌握时间!”每天开门之前,蜜姐都要凶一句,再一笑俩酒窝:“拜托了姐妹们!”蜜姐又会打又会摸,几个擦鞋女,被她盘得熟熟的,要怎么捏怎么捏。蜜姐什么人?是在汉正街做成了百万富翁的人!
今天逢春在一双皮鞋上耗费了二十分钟了,她太过了!恨得蜜姐眼珠子都鼓出来了。
5
逢春不是真正的擦鞋女。蜜姐没有和她签劳务合同。擦鞋女都是农民工的家眷,城市女人再不肯做这种苦力活了,除非有特别的原因,逢春自然是有特别的原因,只是她不说。她不说,蜜姐也知道。
逢春是汉口水塔街联保里超级帅哥周源的妻子,婚前是汉口最豪华的新世界国贸写字楼的白领丽人。周源逢春这一对小两口子,郎貌女才,又会生儿子,在水塔街一带人人羡慕,很是引人注目。他们两家的老人出出进进,总是脸盘子笑成一朵花,光彩得很。这一切,都在蜜姐眼里。蜜姐祖宗三代都居住在联保里,家家户户什么状态都了如指掌。那天逢春跑来说要打工,蜜姐说:“你吓我?你和我开国际玩笑?!”
哪里知道逢春蛮认真的。她梗着脖子说:“我哪里开玩笑!”
蜜姐毫不客气一针见血:“和你老公赌气还不是开玩笑?”
逢春就大吃了一惊:“你怎么知道我赌气?”
蜜姐不屑地把眉稍一挑,就算回答了。
逢春被揭穿,吭哧吭哧了好一会儿,老实回答:“好吧,我承认我是赌气。周源太懒了!大事做不来,小事又不做,在前进一路电器公司做事都嫌低贱。我就是想出来做做事情,让周源看看。”
蜜姐打了一个“哈哈”,说:“是啊,你蛮会挑地方的,再没有比我这里更低贱的了。”
逢春连忙说:“蜜姐蜜姐,我不是这个意思啊!我我我我——”
“不用解释!我是夸你呢!好吧,看在都是街坊邻居的面子上,我就让你在我这里做个秀场,在这里装模作样闲待几天,羞辱羞辱周源和他父母长辈,等他们臊得来求你了,你就赶紧跟他们回家。玩玩就行啊,见好就收啊。”
当然,其实蜜姐是很不愿意的。蜜姐把自己店子看得很郑重的。但是蜜姐懂得什么叫做“兔子不吃窝边草”,联保里的街坊邻居,蜜姐总是有求必应,不仅不赚他们的,还总是给优惠。军队管“兔子不吃窝边草”叫做“军民共建”,这是非常重要的人际关系,就算亏本也得要人情。
“闲待几天?不!蜜姐啊,我又不脑残,知道你这里是庙小神仙大啊,开店做生意,生意就是头等大事。我保证和其他人一样,踏踏实实干活,该怎样就怎样,我也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毅力有能力把这份工做好。”
蜜姐把逢春这话一听,不免对逢春刮目相看,退开一步,抱起双臂,上下仔细打量逢春一番,说:“咦——在这街上也算看着你长大,原以为是一没口没嘴闷葫芦女孩,想不到说话还蛮靠谱的。难怪那么多女孩追源源,源源却跑去追你,现在我知道了。
逢春只把脸一低,笑笑,也没有个花言巧语,只说:“我也要和她们一样,签个劳务合同。”
蜜姐说:“我才不和你签。你做三天了不起了,做一天我也给你按工计酬,如果你真做,那就放心好了,我不会少你一个子儿。”
逢春委屈地说:“不是啊,是我必须尊重你呀蜜姐,你对我这么好,肯帮我,又不嫌我嘴巴笨说话得罪你,那么我得按合同要求做工啊!再说了,三天肯定是不止的嘛。”
这一番话,把蜜姐说得心头滚烫滚烫,热乎乎地暖。做生意许多年了,见过的人们无计其数了,肯定都没有谁给蜜姐这种感觉。原来逢春竟是这么一个乖巧懂事到少有的呢!倒是再看逢春穿着打扮,素面素颜,头发只隐约几缕小麦色挑染,牛仔裤,黑毛衣,学生球鞋,三十多岁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,很像在校女大学生。蜜姐从来都没有细看过逢春,这一定睛,真是蛮顺眼蛮好看的,心里就已经有几分喜欢,便允了。
既然允了,蜜姐的风格还是要摆出来,她明人不说暗话:“好吧,逢春啊,那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啊!这一,擦鞋可比你想象的要低贱和苦累得多,世人的目光,联保里街坊邻居的眼睛,都会刮骨的寒,你心理上要充分准备好。这二,咱是开店铺做生意不是尽义务,你眼水要亮,手脚要快,石头缝里也给我挤点水出来。这三,生意上的赚钱多少坚决不许出去和街坊邻里多嘴多舌。懂么?”
逢春说:“懂了!”
结果,不幸。三天过去了。一星期过去了。一个月过去了。周源没有出现。周源家父母上辈们,也没有出现,活活把个白领丽人逢春,生生晾在蜜姐擦鞋店了。街坊邻居个个震惊,新闻传播得跟长了翅膀一般,连原来新世界逢春的同事,也有人找来店里瞅瞅。周源家老人们的脸,顿时就被人家打了耳光一般,出出进进再也不得自在,绕弯走远路尽量避开蜜姐擦鞋店,但就是不过来接走逢春。
这倒是大大出乎蜜姐意料:僵局了!
当初其实蜜姐与逢春两人心里都有数,都以为逢春也就是做个三五天,最多一个星期吧,哪怕周源发了牛劲,再不情愿来找逢春求和求和,周源家父母拿鞭子抽也是要把周源抽到店里来,接走逢春。再不成,周源父母还会亲自过来,老人只要往擦鞋店门口一站,叫声逢春,做媳妇的,当然再没有任何理由不跟着走的。可是!居然!周源和他们家父母,坚决地一直都不露面。逢春呢,居然也就一直硬抗着坚决不妥协。
这个局面一僵持,就是三个多月了。逢春搞得还真像一个擦鞋女了。逢春竟也不怨天尤人,也不责怪咒骂周源,也不求谁调解,就是每天暗示上下班积极做工往死里吃苦,这样的城市女孩,蜜姐还真没有见过。
“我信了这两个人的邪!”——蜜姐暗说。蜜姐又只好独自暗暗地痛骂周源:“他妈的这个臭小子!明摆着老婆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还不赶紧来接走她!赌气几天就也罢了,还装不知道,把这种窝心苦自己老婆吃,算什么男人?”
蜜姐实在不能不骂周源了,其实早在逢春来的第一个星期,蜜姐就给周源发了短信。周源竟然一直没有回音。如果宋江涛活着,这种离谱的事情,看周源他敢?宋江涛不在世了,蜜姐也总还是联保里的一辈老大,还是有自己派头的,周源居然不买她账,也太没大没小了!去他妈的!蜜姐一愤怒,不理睬周源了。她也就任由逢春做下去了。不管别人怎么小看蜜姐擦鞋店,蜜姐自己还是非常昂首挺胸做生意的。逢春一个大学生出身就不可以擦鞋了?人家北大清华毕业生当街卖猪肉的也有呢。周源竟是这么臭不懂事,那就活该他们家老人脸面受不了!活该!
相处三个对月,蜜姐更对逢春另眼相看了。逢春这小女子不是一般的乖,是真乖。凭她身份,硬是就在家门口,熟人熟眼地看着给别人擦皮鞋,虽说赌一时之气,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逢春倒说话算话,真敢放下面子,硬撑着做了下来。说逢春真乖,是她不似现在一般女子,只嘴头子上抹点蜜,眼头子放点电。逢春眼睛不放电,目光平平的,像太阳温和的大晴日;却这晴日里有眼水明亮,四周动静都映在她心里。那些档次高一些的鞋,几个擦鞋女做三五年了还是畏惧,到底是农村女人,进城十年八载也对皮鞋没个把握。逢春就会主动迎上去把活接下来。一般皮鞋,逢春打理得飞快,就两三分钟:掸灰、上油、抛光,给钱、走人。她懂得现在快节奏是两厢愿意。顾客进店只顾一坐,脚只顾一翘,拿出手机只顾发短信,擦鞋女只顾擦鞋就是,眨眼之间就“扮靓了人的第二张脸”。其他擦鞋女受了一点职业培训,说要尊重顾客,她们就鹦鹉学舌死搬硬套,不管什么顾客,一律都机械地说“拜拜!欢迎光临欢迎下次光临!”逢春会看人,许多顾客她就把“拜拜”免了,值得说的人才说。这使蜜姐加倍赞赏,本来嘛,擦皮鞋是多大一点生意,无须自作多情。那些根本不懂尊重人,只管高高跷起鞋子,眼睛望天上,随便把钱一甩的主儿,的确也用不着把他当人。利利索索做自己的活,眼皮都不撩起,逢春擦鞋,还真擦得出来一份自己的冷艳。看来三百六十行,确实行行出状元。世上的确没有下贱的事,只有下贱的人。
只因逢春是这般真乖,人又几分憨气,又默默受着老公和婆家的冷落羞辱。蜜姐逐渐生出了一份真心的疼爱来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化